顶部导航位置
顶部导航广告2
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欲,利娴庄](33)[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33)[作者:小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03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三章
 
  「那胡阿姨请到床上去吧,在床上按更方便,更舒服。」
 
  乔元跃跃欲试,既然要在胡媚娴面前露一手,他就琢磨着好好伺候这位准岳 母,伺候舒服了,万一以后一箭三凋的事儿暴露也好说话,乔元深知,要把利家 姐妹都纳为己有多么艰巨。
 
  「好的,你扶扶我,我身子都软了。」
 
  胡媚娴对『舒服』两字极敏感,她长期没性爱,缺少生理愉悦,对身体舒服 的需求就更旺盛了,之前领教过乔元的手艺,今天她来找乔元难说不是食髓知味, 否则要找乔元谈事情,何必选在他上班的时候。
 
  胡媚娴袅袅地站了起来,乔元却不敢扶胡媚娴,他把有劲的手臂给胡媚娴抓 住,哪知胡媚娴身子真的发软,双脚更软,走了两步竟然踉跄,乔元本能地把手 臂闪电伸展,揽住了胡媚娴的腴腰。
 
  胡媚娴把小手搭在乔元的肩上,稳住了身子,在乔元的搀扶下,缓慢地走到 大床坐下,身子一软,顺势躺倒在床,那床是特製的,床垫异常软,胡媚娴的整 个身体彷彿陷入床垫,按摩服丝滑,不经意间尽露了一双修长美腿。
 
  乔元心跳剧烈,搀扶时,他感到了有一个结实的东西顶在他胸肋的地方,不 用猜,肯定是乳房。
 
  乔元以前哪见识过像胡媚娴这样的极品贵妇,他母亲王希蓉也算是极品,但 毕竟属于市井女人,论气质,王希蓉无法跟胡媚娴相比,此时的胡媚娴娇媚天容, 姿势撩人,性感呼之欲出,乔元内心悄然地产生了一丝邪念,他从胡媚娴的身上 找到几分王希蓉的影子,不过,邪念一闪即逝,这可是三位美少女的母亲,万万 不能冒犯。
 
  淨了手,乔元爬上床,跪在胡媚娴身边,示意胡媚娴趴着,胡媚娴完全听从 安排,翻了身,趴在柔软的床垫上,双腿伸直,多亏了床垫柔软,那双硕大结实 双乳压在床上也没多少压迫感。
 
  乔元小声说开始了,胡媚娴轻嗯一声,只觉得一隻手捏住了她的香肩,轻揉 之下渐渐受力,一通酸麻四散,不时有难言的舒服。
 
  胡媚娴忍不住呻吟,娇柔销魂,正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随着肩颈, 颈椎,脖子,肩胛被乔元一一捏揉过,胡媚娴不禁大讚乔元的手法。
 
  乔元深受鼓舞,越按越起劲。
 
  胡媚娴舒惬之际,也趁这时候对乔元旁敲侧击,探听乔元是否风流,是否有 其他女朋友,女儿的幸福,做母亲自然关心。
 
  乔元狡猾,回答得滴水不漏,就差点把自己说成是一个纯情小男生,居然轻 轻鬆鬆地把胡媚娴给煳弄了过去。
 
  胡媚娴平时人精似的,轻易不会被煳弄,只是这会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 麻木状态,她就懒得在乎乔元说什么了,反正觉得乔元年纪尚小,再坏也坏不到 哪去,而且又是吴彪的弟子,问多几句后,胡媚娴没心思再考察乔元了,小红嘴 哼哼着,更是娇媚。
 
  乔元鬆了一口气,心虚得很,他还真怕胡媚娴不停问下去,所以手上的活如 水银泻地般,一招紧似一招,把胡媚娴弄得六神无主,百骸畅顺。
 
  从背部捏到臀部,乔元心底打了嘀咕,心想利君兰有尾巴,那利君竹以前也 有尾巴,就不知利君芙是否有尾巴,他不好意思开口问胡媚娴,眼瞅着胡媚娴的 大肥臀浑圆饱满,心儿特好奇,很想知道这位准岳母是否也有尾巴,这隻大肥臀 好漂亮,又是否好摸。
 
  那胡媚娴的大肥臀和王希蓉的大肥臀不太一样,王希蓉属于满月型;胡媚娴 是椭圆型,但胡媚娴的肥臀更翘,因为胡媚娴天生爱动,少坐多走,那臀儿肯定 挺翘;王希蓉则生性懒惰,爱坐爱躺,她的屁股自然没那么翘了。
 
  「胡阿姨,你要不要按臀部,如果你介意,我就尽量避免。」
 
  乔元露出一丝狡笑,欲擒故纵。
 
  胡媚娴不知乔元狡诈,她软绵绵道:「你随便按吧,平时你怎么给客人按, 就怎么给我按。」
 
  「好的。」
 
  乔元心中暗喜,双手顺势落在了胡媚娴的大肥臀上,揉一揉,捏一捏,虽然 隔着薄薄的按摩服,但那肉感和质感简直无与伦比。
 
  乔元越按越想按,不过他担心胡媚娴有所察觉,故意说些话,分散胡媚娴的 注意力:「阿姨,屁股是人体的中心,有好多重要穴位,别的按摩师傅按不了, 我懂鹰爪功,手指有劲,能按到穴位。」
 
  嘴上说着,乔元的指力透过肥厚臀肉,准确地戳到那几个穴位,胡媚娴摇了 摇肥臀,轻吟道:「嗯,感觉到了,那地方麻麻的,我好久没见过吴彪了,他好 吗,他结婚了吗。」
 
  「吴道长还是单身。」
 
  乔元不禁好笑,也不去多想吴彪为何不婚不娶,手上的肥臀多么好玩,肉墩 墩的,结实丰润,手感极好,揉捏了十几下,乔元竟然有了生理反应。
 
  「啊。」
 
  胡媚娴突然提高了声音。
 
  乔元一惊,赶紧转移目标,双手顺势而下,转而揉捏胡媚娴的双腿,这不由 得又令乔元欣喜,因为肥臀下的双腿煞是好看,它们浑圆笔直,像两根玉笋般笔 直,结实有劲,似乎看不见腿毛,肌肤光滑细腻,粉润无暇。
 
  乔元兴奋地「咦」了一声:「胡阿姨,你双腿蛮有劲的,你能跑。」
 
  「这也能摸出来,好神奇。」
 
  胡媚娴暗露澹澹的狡笑:「我确实能跑能走,如果从家裡走到步行街,我都 不觉得累,只是没这必要,有车代步,节省时间。」
 
  乔元随口问:「利君竹也很能走吗。」
 
  胡媚娴咯咯娇笑:「是的,我三个女儿特能逛街,尤其是君竹,她能从中午 逛到下午,以后你就知道她多能走了。」
 
  乔元附和道:「没事,我一有空就陪利君竹逛街。」
 
  「好男人。」
 
  胡媚娴对乔元愈加刮目相看,小小一个事,就能看出乔元心性。
 
  丈母娘心情好了,马上有奖励:「阿元,我要给你买辆车,买最好的车。」 
  乔元心喜,嘴上却客气:「谢谢胡阿姨,等我赚钱了自己买。」
 
  胡媚娴反而不满:「你快成为我女婿了,丈母娘给女婿买车很正常,你别跟 我客气,在我面前呢,自尊心不要太强,你以后要负责接送君竹和君兰的,你懂 鹰爪功,有你保护她们,我很放心。」
 
  「好的,包在我身上。」
 
  乔元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开始知道胡媚娴厉害了,他小声建议道:「阿姨, 利君芙也可以回学校读书,我保护她。」
 
  乔元的心思自然希望有更多跟利君芙单独相处的机会。
 
  哪知胡媚娴有难言苦衷,她眼下最关心利君芙的发育发情,这事又不能告诉 乔元:「她这两天就要相亲,当然不是龙学礼,如果顺利,君芙很快就嫁人,至 于去不去学校,读不读书,那是亲家的事,我就不操心了。」
 
  「胡阿姨。」
 
  一阵气血上涌,乔元几乎失声。
 
  「嗯?」
 
  「利君芙年纪还小,这么急着嫁人吗。」
 
  乔元好不焦灼。
 
  胡媚娴道:「不小了,我女儿要早婚的,你不也是才十六吗,安排好利君芙, 我就给利君兰相亲。」
 
  乔元一听,几乎崩溃,手上不经意加力,把胡媚娴捏得生疼,她也不在意, 以为捏疼很平常:「哎哟,好舒服,阿元,等你和君竹成了亲,你不要这么辛苦, 就专门给君竹按摩得了。」
 
  鬱闷中的乔元话中有话:「我不但要给利君竹按摩,给利君兰,利君芙按摩, 还要给胡阿姨按摩。」
 
  胡媚娴就等着乔元这句话,她心裡好不欢喜,嘴上假装不好意思:「就怕你 妈妈见了不高兴,觉得我使唤你,亏待你。」
 
  「不会的,我妈妈不会这么想的。」
 
  胡媚娴笑道:「其实,在家裡按摩的话,少了点气氛,这家会所挺好,这贵 宾室的佈置我也挺喜欢,反正要收拾龙申,到时候我们把这家洗足会所搞下来, 你阿元做老闆,好不好。」
 
  「利叔叔也是这意思。」
 
  乔元对其他工作没兴趣,唯独给人按摩能令他信心满满,如果利兆麟和胡媚 娴能搞下这家会所,乔元倒是很愿意做老闆。
 
  这时,乔元的手机忽然响起,他歉意道:「胡阿姨,我接个电话。」
 
  胡媚娴没在意,示意乔元别客气,乔元赶紧接通,电话那头是蒋文山豪迈的 声音:「阿元,你马上来我家,不是找你洗脚,是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谈,我已经 跟你们经理打过招呼,你放心过来就是,我家的具体地址留在了你们会所的总台。」
 
  乔元好为难,别的客人好说,他招呼的是准岳母,哪能中断服务。
 
  可就在乔元接电话的同时,胡媚娴也竖起耳朵倾听乔元说什么,还扭头过去, 看乔元的表情神态,算是丈母娘观察小女婿有何古怪,没想到这一扭头,她看到 了令她震惊的一幕,她看到了一个大帐篷。
 
  乔元太粗心了,只顾着打电话,忘记遮掩他的丑态,他的裤裆高高撑起,胡 媚娴那是又气又羞,虽然气恼乔元有生理反应,胡媚娴也暗暗责怪自己,因为她 清楚自己有多美丽,有多吸引男人,想到自己性格的身体让血气方刚的男孩触摸, 男孩没生理反应就怪了。

   想到这,胡媚娴果断决定不能再让乔元按摩下去,正好听到乔元在跟蒋文山 解释,胡媚娴便顺势说:「阿元,我按摩得差不多了,有点睏,我想泡泡那花浴, 你有事的话,不用管我的。」
 
  乔元一听,就不为难了,他马上答应蒋文山上门。
 
  又不能轻慢准岳母,乔元随即帮胡媚娴找来两位服务小妹才离开。
 
  两位小妹见是贵宾一号的客人,哪敢怠慢,像奴婢伺候娘娘似的服侍胡媚娴 坐入红木浴池,温水淹过饱满高耸的大玉乳,芳香的干花飘上滑腻如脂的嫩肌, 胡媚娴美美一笑,暂时忘掉了乔元,忘掉了一切。
 
  领了工,乔元带上了按摩工具包,蒋文山说不是洗脚,乔元也要做做样子, 免得给人非议。
 
  刚走出会所,迎面匆匆走来一位身穿蓝黑制服,高跟鞋的制服大美女,不是 别人,正是乔元的另一位女神吕孜蕾。
 
  乔元顿时乐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孜蕾姐,你是来找我的吗。」
 
  吕孜蕾娇嗔:「你是我男朋友,不找你找谁,你这是去哪。」
 
  「我上门服务。」
 
  吕孜蕾急道:「哎呀,我有急事找你,你的那位朋友能不能介绍我认识,就 是懂得市政府决策,跟市长关係挺好的那个。」
 
  乔元拍拍工具包,乐道:「我就是上他家服务,你想认识他,就跟我一起去 吧。」
 
  吕孜蕾好不意外,犹豫问:「突然去人家那裡,是不是唐突了些。」
 
  乔元不以为然:「蒋先生人很好的,你跟我去就是,记得哦,他姓蒋,叫蒋 文山。」
 
  吕孜蕾满心欢喜,一把勾住了乔元的肩膀,好不亲热,嘻嘻哈哈地上了乔元 的宝马。
 
  路上,乔元不停地逗吕孜蕾,不停地看她:「孜蕾姐,我怎么见你越来越漂 亮。」
 
  「我是漂亮,你要注意开车。」
 
  「今天没穿丝袜。」
 
  「注意开车。」
 
  「能不能亲我一下,求你了,孜蕾姐。」
 
  吕孜蕾二话没说,在乔元的脸上亲了一口,随即严肃:「阿元,我昨晚和几 位朋友,还有思嘉一起研究讨论过,我决定开一家房地产公司,以后呢,我会很 忙很累,我需要你帮我消除疲劳,还需要你逗我开心。」
 
  乔元也严肃:「消除疲劳是我的强项,就不知道怎么才能逗你开心,如果你 跟我那个了,我保证能逗你开心。」
 
  吕孜蕾扑哧一笑,嗔道:「小色狼。」
 
  对于乔元的要求,吕孜蕾没有拒绝,她已经决定把处女给乔元了,他认为乔 元即便不是处男,身子也远比其他男人乾淨纯洁得多,跟乔元在一起,她很舒服, 很放鬆,只要时机成熟,她就跟乔元做了那件事,就不知道是哪一天。
 
  想到乔元那支气势磅礡的大水管,吕孜蕾脸烫脸红,瞄了一眼乔元,越看越 顺眼,可惜就是年纪太悬殊了,她甩了甩头,把心思转回事业上,拿出手机拨了 个电话:「呵呵,杜行长,你答应给我贷款的事怎样了。」
 
  得到的回复令吕孜蕾难堪,她客气了几句,就中断了交谈,又拨了几个电话, 似乎都不如意,乔元自然竖着耳朵听,「商经理,我一直跟你们的信用社关係不 错,这次能不能帮我……」
 
  没多久,吕孜蕾挂断了,捧着手袋发呆,乔元忍不住问:「孜蕾姐,你很需 要钱吗。」
 
  吕孜蕾白了一眼过去:「开公司肯定需要资金啦。」
 
  乔元没丝毫犹豫:「我有几十万,你先拿去。」
 
  吕孜蕾飘了乔元一眼,抿着嘴儿笑:「现在拿地,没三五亿不行,你的好意 我心灵了,很感激你,阿元,你跟那些人不一样,要他们帮忙,先要跟他们上… …」
 
  话没说完,吕孜蕾就不说了,她不愿让乔元知道这些事,乔元哪会听不出来, 马上接着说:「上床是么。」
 
  吕孜蕾娇嗔:「小鬼头,懂得不少。」
 
  乔元不服,大声道:「我很大了。」
 
  吕孜蕾调皮颔首:「嗯,还很长。」
 
  乔元一怔,扭头与吕孜蕾对上眼,那脉脉的目光彷彿电流在空中交汇,撞得 滋滋乱响,两人一起爆笑,一起开心,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嘻嘻哈哈了半天,车子到了目的地,吕孜蕾一眼就看出眼前这片洋房的不凡: 「他住这啊,这裡可是全市出名的宅王喔。」
 
  乔元没这方面的知识,在他心目中,利娴庄是无法比拟的。
 
  刚停好车子,洋楼的铁艺大门就徐徐打开了,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妇人走了 出来,兴高采烈问:「是阿元吗,快进。」
 
  乔元微笑颔首,吕孜蕾跟在他身后,那妇人热情道:「我家蒋先生正在书房 等你呢。」
 
  吕孜蕾世故些,听了这句话,知道这妇人多半是佣人,保姆之类的,不是女 主人。
 
  乔元没这么对阅历,以为这妇人是女主人,对妇人很恭敬。
 
  进了洋楼的客厅,妇人突然驻足,眼瞧着吕孜蕾,欲言又止:「呃。」 
  吕孜蕾明瞭,澹澹道:「阿元,我在客厅等算了,你进书房吧。」
 
  乔元当然不乐意,就在这时,蒋文山从偏厅裡大步走了出来,声音洪亮: 「阿元来了。」
 
  一见吕孜蕾,他大为兴奋:「哟,你女朋友也来了,欢迎欢迎。」
 
  吕孜蕾好不尴尬,瞪了乔元一眼,乔元赶紧给蒋文山使眼色:「还不是我女 朋友,她叫吕孜蕾。」
 
  蒋文山哈哈大笑:「吕小姐好漂亮。」
 
  吕孜蕾娇羞不已:「你好,蒋先生。」
 
  蒋文山看在眼裡,心裡不得不夸讚乔元有眼光,他笑道:「听说你是搞房地 产的,一起来讨论。」
 
  于是,他们三人一起走入偏厅的书房,那裡竟然或坐或站着七八位成熟男士, 一个个有威仪,人人西装革履,都很有气派。
 
  乔元一看,心儿噗通乱跳,这阵仗他哪见过。
 
  蒋文山却对乔元格外热情,他就是要在这些男人面前突出乔元的地位,只是 蒋文山这么做,乔元受不起,他更紧张侷促,关键时刻,吕孜蕾握住了乔元的手, 这动作令在场的男人都深感意外,他们都在思索这乔元绝不是一般的人,因为他 身边有一位绝不一般的女人。
 
  吕孜蕾微微地扬了扬下巴,神情澹定,目光平静,自有一股干练的风采。 
  蒋文山也很爽快:「阿元,我要开一家房地产公司,上次跟你说过的,如今 万事俱备,我想你过来新公司,将来公司由你来管,会所那边,你辞了吧。」 
  乔元紧张不已:「我什么都不懂,我……」
 
  蒋文山道:「不懂的慢慢学,我先给你年薪两百万,以后再加。」
 
  乔元有自知之明,他明白蒋文山在辅佐他乔元,单论两百万年薪,即便见过 世面的吕孜蕾,也暗暗吃惊。
 
  可惜乔元不敢答应,他没有这份雄心和大气。
 
  嗫嚅了半天,乔元把球踢给了吕孜蕾:「蒋先生,吕姐姐刚好也想开房地产 公司,好像本钱不够,蒋先生能不能帮她,或者,或者让她管公司……」 
  蒋文山一愣,这才对吕孜蕾刮目相看,他还以为乔元带吕孜蕾来,无非是炫 耀,惊讶之下,蒋文山以及那七八位男士都看向吕孜蕾,其中一位客气问:「吕 小姐真的要开公司?」
 
  吕孜蕾赶紧站起来,对其他人自我介绍,听说她是天昊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 人,有几位男士都「哦」了一声,这家公司在承靖市算是鼎鼎大名。
 
  吕孜蕾客气道:「我是通过阿元瞭解一些关于全市加快城市建设的决策,本 来今天就是想认识蒋先生,想跟蒋先生合作。」
 
  「很好啊。」
 
  蒋文山对吕孜蕾的气度暗暗讚赏,其他人也对吕孜蕾大为好感,这些男士都 是蒋文山生意伙伴,有些是从本地人,有些是外地人,无论是谁,都是富甲一方 的人物,他们喜欢女人,远非一般男人的口味,吕孜蕾固然美貌,但大家都不约 而同地喜欢她的气质和性格,拥有这种气质性格的女人,又岂非是满大街的庸脂 俗粉。
 
  「我有计划书的。」
 
  吕孜蕾澹定地拿出了她手包裡的文件,厚厚一迭,她递给了蒋文山,蒋文山 又从中分发一部分给其馀的男子,自己端起文件,仔细阅读,看了一会,蒋文山 两眼发亮,不停点头,然后与其馀男子交换文件,越看越兴奋,那几个男子聚集 在一起,小声嘀咕,全都露出满意之色。
 
  吕孜蕾表面澹定,芳心也紧张,见大家都满意,她紧张地咬了咬小樱唇,与 乔元面面相觑。
 
  足足看看四五分钟,蒋文山欣喜道:「很多地方跟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计 划书很棒,弥补了我们的不足,你的计划,以及对市场的展望远比我们要详细得 多,吕小姐,看不出你这么厉害。」
 
  「她很厉害的。」
 
  乔元插上一句,引得众人笑出来。
 
  蒋文山一指乔元,正色道:「我对吕孜蕾小姐很有信心,如果我们合作的话, 绝对是强强联合,还有,阿元的朋友就是我蒋文山的朋友,这一点也很重要,我 要找信得过的人一起合作。」
 
  吕孜蕾脸红红的:「蒋先生过奖了,你强我弱,不过,你信得过阿元,就应 该信我,我吕孜蕾在这行业裡,算有点小名气。」
 
  「好,我很欣赏你,虽初次谋面,但感觉你的能力很强。」
 
  蒋文山很绅士地示意吕孜蕾坐下:「说说,你如果开公司需要多少资金。」 
  吕孜蕾优雅落坐,伸出两根葱白笔直的玉指:「至少要两亿。」
 
  说完,吕孜蕾好不紧张,她刚才打了几通电话找融资,原以为希望很大,哪 知现实如此骨感,要帮忙可以,必须先付出代价。
 
  吕孜蕾一想到那些男人就想吐,她又岂肯把处子给这些男人。
 
  不过,没有付出就没有收穫,吕孜蕾也做好了最坏打算,逼不得已,该付出 的还是要付出,否则所有的计划,所有的理想都会胎死腹中,为了理想,吕孜蕾 打算牺牲肉体的,做出牺牲之前,处女一定只给自己喜欢的人,乔元能逗她吕孜 蕾笑,能帮吕孜蕾消除疲劳,这已足够了。
 
  蒋文山与几位男士嘀咕了一会,缓缓走到吕孜蕾面前,他也伸出了两根手指 头:「我们决定拿出二百亿入股,我个人建议,你吕孜蕾小姐做为公司法人兼执 行总裁,负责公司的实际运作,具体情况,我们谈谈如何。」
 
  吕孜蕾惊喜交加,用力点头。
 
  乔元却觉得无趣,他抓了抓脑壳,不好意思道:「你们谈吧,我上上洗手间。」 
  蒋文山扬声喊:「小彭,你带阿元去洗手间。」
 
  那刚才的妇人走进书房,恭敬说:「好的。」
 
  蒋文山又吩咐:「顺便弄些瓜果饮料给他。」
 
  忽然醒悟,指着吕孜蕾道:「哦,还有这位吕小姐。」
 
  吕孜蕾落落大方:「我要杯白开水就行。」
 
  「好的。」
 
  妇人和乔元离开了书房,乔元并不内急,他只是不想参与讨论而已,小便完, 他就没想回书房,而是到处看看,到出走走,这一走就走到了后院,那裡有一个 宽阔华美的泳池,泳池裡竟然有一条美人鱼在畅游。
 
  乔元心一动,刚想走向泳池,那妇人端庄水果饮料走了过来,乔元笑讚: 「房子好漂亮。」
 
  妇人似乎不满乔元到处乱走,绷着脸问:「你不回书房吗。」
 
  乔元拿起一杯饮料喝了一大口:「没我什么事的,插不上嘴,我还是到处参 观参观吧。」
 
  举手一指,问道:「那是百姐姐么。」
 
  那妇人颇感意外:「你认得我家先生的乾女儿?」
 
  「认得,我过去打个招呼。」
 
  乔元知道是百雅媛了,心中高兴,也不管妇人的脸色几何,拿多一瓶饮料直 奔泳池边,扬声喊:「嗨,百姐姐。」
 
  清澈见底的泳池裡,美人鱼正是百雅媛,她听到了乔元的呼喊,折返回游后, 就站住了,凝视乔元,乔元笑嘻嘻的,眼睛很不老实地看着百雅媛,她穿着深绿 色繫带比基尼,超级性感,胸部又大又挺,乳沟极深,湿漉漉的长髮披在健康的 滑肌上,那些水珠儿从她身上滑动滚落,阳光照耀下,水珠晶莹透彻,宛如粒粒 珍珠。
 
  「你怎么来这裡. 」
 
  百雅媛狐疑地看着乔元,缓缓走出水面,挺着胸走出泳池,那模特般高挑的 身材,那挺翘的臀部,那平坦的小腹,啊,她双腿好修长。
 
  乔元傻眼了,暗吞口水:「蒋先生叫我来的,他找我开公司,我没兴趣,我 一个朋友有兴趣,她正跟蒋先生商谈着,我不懂他们的事儿,就不参加了。」 
  百雅媛走到泳池边的太阳床,捡起一张毛巾擦拭身子和头髮,态度冷澹,她 认定乔元是小流氓,对他的没好感。
 
  乔元可不一样,之前他也不喜欢百雅媛,而此时,乔元对百雅媛的好感激增, 女人个子高或许令男人自卑,但绝不是美丽的否定,百雅媛身材高挑且匀称,五 官极佳,身上曲线玲珑,加之前凸后翘,这魅力不是男人能轻鬆承受的。 
  乔元结结巴巴道:「百姐姐,百姐姐,呃,我再次跟你道歉。」
 
  百雅媛蹙眉:「那个事么,你别跟蒋先生提起。」
 
  想起被乔元打成狗,百雅媛的胸口一团火,可这是事实,不服也没用。 
  「好的,好的。」
 
  乔元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百雅媛的乳沟上,说了句好话:「百姐姐的身材真好。」 
  百雅媛大怒,咬牙切齿,用毛巾遮了遮胸部:「你能不能不这么看女人。」 
  「那应该怎么看呢。」
 
  乔元纳闷。
 
  百雅媛恨恨道:「别专门盯着某个部位看。」
 
  乔元更纳闷了:「我就是什么部位都看啊。」
 
  「你……」
 
  百雅媛恨不得上前就是两拳,不过她知道,高手过招,高一招就是高一招, 如果没有绝对把握再挑衅,后果只能再吞耻辱。
 
  乔元没多想,女人漂亮就多盯几眼,男人都这样。
 
  百雅媛对乔元有偏见,总觉得他猥琐下流,若是葛明也这么盯着看,百雅媛 多半娇羞。
 
  「百姐姐,李妙芸,欧晨她们怎么了。」
 
  乔元把手中另一瓶饮料递给了百雅媛,百雅媛不接,一边用毛巾擦拭头髮, 一边细心观察乔元:「她们死了。」
 
  手中的饮料双双落地,乔元脸色大变:「什,什么。」
 
  百雅媛瞥了一眼地上的饮料,澹澹道:「她们被人杀死了,还被肢解,知道 肢解么,就是碎尸。」
 
  沉默了半晌,乔元怒吼:「他妈的,谁干的,谁干的。」
 
  百雅媛冷冷道:「很快就会知道。」
 
  乔元浑身颤抖,双拳紧握,眼泪决堤般落了下来:「百姐姐,我能帮什么忙, 我难过死了,我帮李妙芸按摩过,她身材好好,人又漂亮,我还打算介绍她给沙 斌斌做女朋友,欧晨也很漂亮,头髮长长的,她还排队等着我给她按摩。」 
  百雅媛有些意外乔元的反应,对他的憎恶少了许多:「别伤心了,如果需要 你协助破桉,我会找你的,这事很敏感,你自己知道就行,不要到处说,跟蒋先 生也不要说。」
 
  正说着,蒋文山竟然快步走来:「阿元,怎么不回书房,大家都等着你。」 
  乔元机警地弯腰,捧起泳池的水浇到脸上,强装笑容:「蒋先生,我什么都 不懂,你们谈啥我也不明白,不如就让吕小姐代表我。」
 
  「好吧。」
 
  蒋先生见乔元如此小孩气,心想对乔元培养急不来,歎了歎后,叮嘱百雅媛: 「雅媛,那你陪阿元聊聊天。」
 
  百雅媛微笑颔首:「好的,我们有很多话聊的。」
 
  蒋文山关切道:「阿元按摩很厉害,你一天忙来忙去,不如让阿元给你捏捏 脚,别小看阿元,捏了你就知。」
 
  「是吗,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神奇。」
 
  百雅媛澹澹一瞥乔元,忽然想起了什么:「爸,我朋友从国外给你带了治疗 脚臭的喷雾剂,我放你床头了。」
 
  「有阿元捏脚,我脚臭减轻了很多。」
 
  蒋文山摇摇手,正要离开。
 
  百雅媛却有几分嫉妒:「科学点好不好,我没听说捏脚能治疗脚臭的,可能 是上次我给你买的药起作用。」
 
  蒋文山不以为然:「雅媛,我不想瞒你,你那些药根本没效果,我早就不用 了,不好意思跟你说而已。」
 
  「哼。」
 
  百雅媛好不鬱闷。
 
  蒋文山慈笑:「好啦,好啦,一大帮人等着我。」
 
  回头给乔元挤挤眼:「阿元,施展你的手段,让这位美女心服口服。」 
  说完,大步离去。
 
  乔元却在发呆,想着两位活生生的美丽空姐居然已经香消玉损了,这心情可 不好受。
 
  那边,百雅媛躺下了太阳床,一双长腿平伸,吆喝道:「按啊。」
 
  乔元大怒:「你什么表情,要我按,得说请。」
 
  百雅媛不吭声,拿起太阳床边的一杯东西轻尝,她在国外待了两年,习惯自 由,比较开放,身上也没裹住东西,大大方方地穿着比基尼任乔元看,乔元却很 有骨气,就是不看:「不说是吗,古德拜。」
 
  刚想走,百雅媛怪裡怪气道:「请你乔元帮我按按脚。」
 
  乔元眼珠一转,找了借口:「没有润滑油,按不了啊。」
 
  百雅媛反应神速,从太阳床下摸出了几瓶护肤品扔过去:「我有乳液,权当 润滑油,将就一下。」
 
  乔元没辙,他也不想把关係搞僵,悻悻地坐到太阳床的床沿,将百雅媛的两 隻脚丫放上了他的大腿。
 
  百雅媛本不想,不过,义父蒋文山说乔元的按摩功夫要多厉害有多厉害,她 心裡也好奇,很想试试,于是就随乔元摆弄了。
 
  「你这脚真难看。」
 
  涂了乳液,乔元抓住了百雅媛的双脚捏了起来,那双脚丫说不上好看,也肯 定无法跟利家女人的玉足相提并论,但也不算难看,乔元是有心气百雅媛。 
  「哪地方难看了。」
 
  女人天生爱美,百雅媛明知乔元的意图,她仍然上当生气。
 
  乔元得逞,忍不住乾笑,一一数落着:「你的脚皮粗,有脚茧,瞧这长宽度, 至少有三十八码了,这么大的脚,要在古代,会被鄙视的。」
 
  百雅媛急剧呼吸,目光能杀人:「我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高,脚有三十八码 算大吗。」
 
  乔元乾笑,手活不停,揉捏得挺用心,他就是要露一手。
 
  百雅媛却是耿耿于怀:「再说了,现在又不是在古代。」
 
  乔元捏着捏着,心裡有了谱:「我摸得出来,你脾气不好,爱逞强。」 
  百雅媛冷笑:「你胡乱猜一猜,也能猜到,我不否认我脾气差,特别是对小 流氓。」
 
  乔元抬头,怒道:「我不是小流氓。」
 
  「我没说你。」
 
  「你昨晚说过。」
 
  「我现在没说。」
 
  乔元「嘿嘿」
 
  乾笑:「怪不得没人追,你还是处女。」
 
  百雅媛蓦地瞪大了双眼:「这能摸得出来?」
 
  乔元得意:「你有口臭。」
 
  百雅媛有点憋气:「以前有一点口气,没口臭。」
 
  乔元冷笑:「口气就是口臭,中医上说得很清楚,你不懂就别?,平时多刷 牙,多吃口香糖。」
 
  百雅媛恨得要咬碎牙齿:「还有什么。」
 
  乔元捏了捏,想了想,怒气竟然渐渐消去:「你丹田有淤气,会有闷胀的感 觉,可能是我昨晚打了你一拳淤积的,三五天内应该会自动散去,你如果想散得 快些,晚上去跑步,跑久一点,明儿起床就基本没了。」
 
  「有点意思。」
 
  百雅媛也没这么火了,她真的觉得丹田闷胀。
 
  乔元偷瞄一眼百雅媛的双峰,小孩气浓,嘴上又犯贱了:「也不一定是我打 你的原因,你胸部大,平时过于强硬束胸,压迫胸椎,就是说,你故意戴小号奶 罩,这大大影响你的呼吸系统,由此体内排气不畅,丹田容易有淤气,加上你好 胜心强,内积火气大,不仅影响呼吸,也影响消化,便秘是常有的,口臭是难以 消除的,我可以肯定,你屁股长了好多痘痘,幸好你没男朋友,否则,肯定把他 噁心死。」
 
  「闭上你的狗嘴。」
 
  百雅媛双眼喷火,怒不可遏。
 
  乔元心裡好不痛快,挤挤眼问:「舒服不。」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1-2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