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导航位置
顶部导航广告2
首页  »  淫荡人妻  »  [日在广东之委培生小琴](完)作者:salran
[日在广东之委培生小琴](完)作者:salra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060
 

  那一年,LZ还是在那家制衣厂做行政。那一年广东的流动人口越来越少了, 招工也越来越困难了,一般的车位还好。那些有技术,能看懂图样的技术车板工 资是越开越高,人也越来越难找。跟公司的老总一商议,决定成立一个技术委培 生的职务,就是从中专技校的服装专业招一批刚毕业的学生,直接自己内部培养。 后面就慢慢的推向一些技术性的岗位。小琴就是第一批委培生中的一个。
 
  小琴是四川人,应该是祖籍四川。爸爸妈妈长年在广西打工,从小在广西长 大,也就顺便报了广东的一家中专技校。刚好LZ去这家中专技校招聘委培生, 模样俏丽,活泼大方的小琴在一群长得又黑又丑的广东女孩中脱颖而出跟着楼主 进了工厂。
 
  跟着小琴一起进入委培计划里面一共有16个人,来自4所不同的学校。中 专毕业小的刚过16岁,大的也不过18。16岁也就刚刚过用人标准线。既然 是委培,又有差不多1年多的培养计划,那么思维敏捷,表达能力是重要的选人 标准。其次,以后是做技术管理的,长得也自然不能见不得人。LZ选的16个 人基本都是美女,活波大方。而来自四川的小琴更是里面最娇小可人的。关键是 四川人基因,使得小琴皮肤特别白皙,个子也就差不多150CM多一点的样子, 特别娇小可爱。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刚过16岁的样子,还没开始正式发育,胸前 只是微微有一点坟起,多了几分可爱,却少了几分美感。
 
  刚出学校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懂,在工厂附近也是人生地不熟。LZ招呼着帮 忙安排住宿,带她们逛街买生活用品,顺便也安排和监督她们的培训任务,慢慢 的就跟她们熟络起来。因为我管的比较多,生活,工作,学习全部管理,加上又 比她们大了10多岁。她们亲切的叫我大叔。
 
  跟着一群小美女一起,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在小美女的唧唧咋咋中,日 子过得特别的快。不知不觉她们到工厂差不多有2个多月了,培训也进行得很顺 利。小美女们除了上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聊聊QQ,上上网。平时出 逛街也都是三五成群的。LZ慢慢也就放松了对她们的管理。
 
  突然有个周末的早上,楼主被电话铃声吵醒。楼主一看,是小琴打来的: 「大叔,我在XX医院,你能不能过来帮我。」小琴的声音显得是那么无助。 
  我说:「好的,我马上来!」
 
  去了医院,我发现小琴躺在病床上,一个护士正帮小琴在挂吊瓶。
 
  我说:「怎么啦?」
 
  小琴不说话,只是哭。
 
  傍边护士问我:「你是小琴的家属?」
 
  我说:「是的,我是他哥。」
 
  护士说:「哥?男朋友吧!这么点小的姑娘也不知道珍惜点。去把医药费交 了。」说完递给我一份病历就走了,那眼神看着我像是看禽兽一样。
 
  我打开病历一看:
 
  小琴,女,16岁。症状:初次性交,阴道口撕裂3。5公分,出血不止, 出血过多晕倒。诊断:阴部缝合术,住院观察7天……我莫名一股心痛,抬头看 着小琴,小琴不敢抬头看我,只是哭。
 
  我下去交了费用,顺便买了点吃的上来。回来的时候,小琴大概是哭累了, 已经睡着了。看着小琴如花的脸庞和已经哭肿了眼睛,我轻轻叹了口气。
 
  我守护小琴打完吊瓶已经是中午了,我下去又买了点吃的上来。小琴已经醒 了,呆呆的躺在床上,眼神里全是空洞。我把小琴的床头抬高说:「吃点东西吧?」 小琴摇摇头,眼神还是那么空洞。我叹了口气,用勺子舀着沙县小吃里买来的混 沌:「来,张嘴!」小琴别过头去,还是摇摇头。我有些恼火:「你再这样,我 走了哈,不管你了。」小琴没有说话我又转到另外一边,把勺子送到小琴的嘴边。 小琴这才慢慢的张开嘴。喂第二口的时候,小琴明显颤抖了一下,我关切的问: 「怎么了?」小琴说:「烫!」我一愣,笑了:「不好意思,没有照顾过病人。」 小琴嘀咕了一句:「笨大叔」
 
  后面我慢慢的吹着混沌,变凉了后才喂到小琴嘴里。吃完后小琴大概是累了 又沉沉睡去了。我出去跟工厂打了个电话,没有说实际情况,就说有个委培生生 病了,在住院我在照顾着,跟我和小琴请了个假。
 
  等我打完电话,天已经快黑了。我在外面吃了点东西顺便又带了点上来,叫 醒小琴,喂她吃完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
 
  晚上护士查房,带过来一个毛巾,一个小盆,一瓶药水:「你是病人家属吧? 用盆盛点热水过来,帮病人把下身擦洗一下。记得多洗几遍,小心缝合的伤口」 说完,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这医院都是单人病房,当然费用也高)我有些尴 尬,但是想想事急从权,出门打了点热水,把药水倒在盆里,并试了试温度。打 湿了毛巾,并把他拧了半干。拧好后我站起来正好看见小琴看着我,脸通红通红 的小声的说:「大叔,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说:「还是我来吧,伤口刚缝合,你最好别动,再说你也看不见,不方便。 你不是喊我大叔嘛。大叔照顾侄女天经地义的。」说完,我不等小琴争辩,掀开 她下身的被单。也许直接从手术室就抬到了病床上,小琴下身没有穿裤子。不知 道动手术把毛毛刮了还是咋的,下面白白的一片,没有毛毛。一根导尿管插在小 琴双腿之间的上方。我慢慢打开小琴的腿,露出了小琴的两腿之间的花瓣。小琴 的逼是粉红粉红的,逼口连着两边的小阴唇都是粉红色十分的美丽。逼口有点小, 依稀可以看见血丝,可惜逼口右下方一道狰狞的通红的伤口破坏了这小美逼的美 丽。「真是个畜生啊!」我心里叹了口气。用毛巾慢慢的擦拭着小琴的逼,小琴 明显有些紧张,小屁股一抖一抖的,美丽粉红的小阴唇随着抖动慢慢颤动,像只 美丽的蝴蝶扑打着翅膀,擦着擦着我的鸡巴不知不觉的硬了……第二天,我跟小 琴说我已经跟她请好假了,我一个大男人照顾她还是不方便,要不我调个她同学 过来照顾她。小琴又哭了,她说不想她同学知道,她同学会笑话她的,就要我照 顾她。没有办法,我只有坚持这个考验我意志力的工作。
 
  照顾小琴的同时,我悄悄的问了医生小琴的情况。医生开始对我很反感,后 来我跟医生说明了情况,医生才告诉事情的原因。小琴属于天生阴道口比较小, 而且处女膜又比较厚的那种类型。属于石女的一种,虽然不常见,但是也属于正 常范围内。这个第一次性交,如果遇到男方是那种龟头比较粗的,而女方又比较 小,比较紧张,没有做好充分前戏的,再加上动作粗暴,是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估计这个开始进入的时候,就有点撕裂。女方一紧张,男的又继续粗暴进入,就 将阴道口越撕越大,造成了这次事件。我问小琴会怀孕不,医生告诉我不会,在 执行缝合术的时候,就帮小琴冲洗过了阴道里面。看她这么小的年纪,在第一次 口服药里面就配了口服避孕药了,双重保险是绝对不会的。
 
  小琴也告诉我了这个事情的经过,小琴喜欢玩一款叫劲舞团的游戏,玩了都 一两年了,在里面认识了一个老公。老公是河南人,一样在广东的河源打工。昨 天两人约见面,那男的估计拖到工厂关门的时候带着小琴在外面开了房。开始说 不碰小琴的,小琴也不敢睡,一直聊天聊到凌晨3点。凌晨三点的时候突然很强 硬的要上小琴。小琴跟那人认识了两年,也有感情,加上年纪小,力气也小。稀 里糊涂的就让那男的半强硬的把裤子给脱光了。那男的也没有任何前戏强按张开 小琴的腿就进入了。刚一进入,小琴就感觉下身撕裂似的疼,边哭边挣扎。小琴 越挣扎,那男的就握着鸡巴对着小琴的逼口猛插。小琴感觉下面越来越疼,就放 声大哭,那男的也感觉不对了,发现被单上面全是血,小琴下面的血也越流越多。 小琴拼命的用纸巾擦但是越擦越多,根本止不住。两人弄到凌晨5点,小琴由于 血流过多,晕了过去。那男的后来赶紧把小琴送到医院,在小琴做缝合手术的时 候害怕小琴家里人找他算账,悄悄的走掉了。小琴缝合手术过后,感觉到很无助, 就跟我打了电话……年轻恢复得就是快,到了第三天,小琴基本可以下地走路了, 导尿管也抽了。我也不用全天的陪护,只是晚上过来。按道理小琴已经可以自己 擦拭伤口,但是小琴却偏偏让我跟她擦拭,我也害怕小琴因为蹲下会撕裂伤口, 只能继续担任着这痛苦也美丽的工作。
 
  七天后,小琴已经可以出院了。因为医生建议他全休一个月,为了方便她继 续调养,我第一次用职权,悄悄的跟她开了个单人的管理宿舍,而且刚好在我宿 舍傍边。因为那宿舍是个空房子,除了床什么都没有,我就让小琴住在我的宿舍 里,我则搬了一套床上用品住到了隔壁。剩下的日子里,我除了定期帮小琴煲煲 汤帮她调养一下身子,还是继续上我的班。其他的委培生问小琴到底怎么了,我 也只是告诉她们小琴得了急性阑尾炎,刚动了手术,需要休息一个月才能上班。 谎言大多是善意的,我只能帮助小琴掩饰,才能让她的成长中错误能够慢慢淡化, 消除她心中的阴影。但是我平时去帮小琴煲汤的时候,却发现她眼神中的依赖越 来越多。
 
  1个月后,小琴正常上班了,我也将那间宿舍退了,回到了我的宿舍里。日 子也就慢慢的过去,只是偶尔我眼中还是会闪烁出那只粉红的蝴蝶……小琴上班 后,明显没有以前那么乐观活波,话语明显少了。我很明显的能看到她眼中的忧 郁。有些伤痛只能靠时间来治疗。
 
  过了一个月,小琴依旧是哪个样子,经常会发呆。发呆时候那空洞的眼神让 人看了心疼,如同在医院看着她无助的样子……又过去了一个半月后,小琴依然 无故,那灿烂的笑容再也不见了,我有些担心。年轻有活力,有激情,但是也偏 激,容易自己走进死胡同,我有些不放心。一个周五下午我巡视车间的时候,路 过小琴学习的车间,悄悄的告诉她,让她明天中午到我宿舍来找我,我给她做好 吃的。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市场买了菜,还买了一只鸡,做了几个好菜。中午小 琴过来的时候,吃得很香,也有些开心,我依稀看见小琴初来的样子。吃完饭后, 小琴帮我一起洗碗,擦桌子收拾完后。我搬来一张凳子让小琴坐下,我自己在她 对面的床头坐下。
 
  我说:小琴,最近跟以前完全不同,想想以前快乐的你,多好。
 
  小琴没有做声,低下了头。
 
  我说:过去了事情就让她过去了,年轻谁没有犯过错,人还是要往前看,这 样人生才会越来越美……小琴苦笑了一下:回不了头了,我已经这样了……我一 阵生气大声说道:怎么样啦?你跟原来没什么不同?现在结婚的有几个是处女的, 现在社会这么复杂,谁能保证第一个男朋友就是你以后的老公?……小琴一愣又 摇摇头:「可是我哪里有道疤,以后我的老公会看见,就会知道这件事,这会成 为我一辈子的阴影……」
 
  我笑了笑:「谁说会留下疤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问了医生,跟你用的 是羊肠线,微创缝合,以后疤会很淡的,再过个一两年都看不见了。」
 
  小琴又是一愣:「你骗我的,我不信。」
 
  我又笑了笑:「你自己可以看看啊!」
 
  小琴眼神又暗淡下去:「我想看的,但是我看不见。」
 
  我一想也是,伤口在那个地方的确看不见。突然我说:「你可以用手机拍下 来再看啊。」
 
  小琴眼神一亮:「是啊!」然后径直去了厕所里面……过了大概10多分钟, 小琴又郁闷的走了出来。
 
  我问:「怎么了,看见没?」
 
  小琴点点头:「可以看见,但是光线太暗了,看得不清楚……自己拍还是不 方便。」
 
  突然,小琴抬起头对我说:「大叔,你帮我拍,拍清楚一点。」
 
  我一愣:「不行,我怎么可以……」
 
  小琴:「你在医院都帮我擦过那么多次了,怎么不可以?」
 
  我坚持说:「那是你生病的时候,情况不同。」
 
  小琴:「反正都被你看过了,多看一次也没有影响。」
 
  我看着小琴期待的眼神,心一软:「好吧。」
 
  小琴脸上一阵高兴:「好,那赶快!」马上掀起她的短裙,利索的脱掉她的 小内内,张开腿躺在了床上……小琴的逼上已经长出了十几根绒毛,不知道是挂 掉后再长的,还是最近新长出来的。绒毛不是很黑,带着点黄色,只有那么十几 根,但是摆在那里有一种别样的诱惑。绒毛下面就是小琴粉红粉红的逼了,一样 的粉红蝴蝶在那里颤动着翅膀。翅膀中间就是逼口了,逼口很小,只有小指尖那 么大,我好像看见了小琴的处女膜了,难道这不是处女膜?应该不是吧,都那样 了还有处女膜,我想着……逼口下面就是那道伤疤了,经过快四个月的休养,那 道疤痕已经很淡很淡,只有微微一条眼色深点的线。我用着颤抖的手拍了几张照 片……小琴坐起,顾不上穿上衣服,急急忙忙看着我的手机:「是啊,好像是很 淡的」小琴有了几分高兴。后来不知道又想起什么,眼神又暗淡下去了。
 
  我关切的问:「又怎么啦?」
 
  小琴说:「他说我不是正常的女人,是石女,不正常的,没有办法和男人做 爱的,以后结婚别人跟我做过一次也不会要我的。我在医院问了医生的,医生也 说我是石女,这伤口缝合得这么好,我不是以后……」
 
  我有点生气:「你还在跟他联系?」
 
  小琴说:「没有啦,后面上了就聊过一次,就把游戏账号删了,手机号也删 了。那样不负责任男人我见了都恶心。」小琴大概又想起了这件事,眼神有些暗 淡。
 
  我说:「别听他胡说,你是石女不错,但是还算比较正常,只是阴道口比较 小而已。估计他也是个另类,属于男人里面龟头偏大的那种,你们本身就不合适 的。以后你老公如果是那种尖尖的龟头,加上前戏如果做得充足,根本不会影响 做爱的。」
 
  小琴听了有些高兴,突然又暗淡下来:「你是安慰我的,哪有龟头尖尖的男 人,男人龟头不都是又圆又大的嘛?」
 
  我说:「真没骗你,尖尖龟头的人很多的……」
 
  小琴很坚持:「不,你一定安慰我的,没有……」
 
  我叹了口气:「真不骗你,我就是这样的。」
 
  小琴眼神一亮:「真的,你给我看看。」说完就要拉我的裤子。
 
  我按着我的裤子说:「我说是就是,不能给你看。」
 
  小琴坚持说:「不给就是骗人的……」
 
  我无奈只有放开手,小琴马上褪下我的裤子,又利落的把我的内裤脱掉,露 出了我早在内裤里蠢蠢欲动的鸡巴。小琴很好奇的用手握着我的鸡巴,我的鸡巴 在小琴手上顿时变大变硬,傲然而立……小琴哭了:「大叔,你还是骗人,你的 龟头是尖尖的没错,但是这么粗,这么长,我的洞洞那么小,这么可能放得进去, 我是不正常的女人……」
 
  我叹了口气:「你的洞洞是有伸缩性的,放得进去的。」
 
  小琴马上又在床上躺下,张开双腿,一脸倔强的看着我:「那你放进去我看 看?」
 
  我看着她双腿间粉红的小蝴蝶,一种欲望从心底而生,我压抑不住自己心底 的欲望。心想,这姑娘不跟她来一次,不让她彻底放心,不知道要在死胡同里面 钻多久。反正她也不是处女了,也不多这一次挨操。我心里为自己找着借口,手 已经脱掉自己的裤子和衣服……我俯下身去,嘴巴亲上了小琴逼上的小绒毛…… 小琴:「大叔,好痒啊,你不放进去,你干嘛啊。」
 
  我强忍着心中的浴火,低吼了声:「别吵,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不充分做好 前戏,还是很难进去的……说完,我的嘴巴亲上了少女逼上的花瓣,那是怎样的 一种粉嫩,软软的,薄薄的两片,并且带着一股少女的清香……小琴的屁股不住 的扭动,呻吟着:」大叔,我好痒……「我将舌尖慢慢伸向了花瓣之间的逼口中, 逼口很紧,堵着我的舌尖不让我进去。我将舌尖卷一团,用力往里伸着,终于舌 尖进入了大半,我一前一后伸缩着舌头在小琴的嫩逼中抽动着,小琴屁股也开始 不再左右扭动,开始往我嘴里迎合……啊……啊……啊……伴着小琴小声的娇叫, 我嘴里的水越来越多,我分不清是自己的口水,还是小琴逼里的淫水。只是用力 的伸缩着我的舌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突然小琴的屁股一阵抖动,一大股淫 水涌入了我的嘴里。
 
  我感觉差不多了,我跪在小琴的双腿之间,用手扶着自己坚硬如铁的鸡巴, 慢慢往小琴的逼口里送……啊……真的是太紧了,龟头才进去一半就被紧紧的卡 住,里面也好像有一层阻碍挡着鸡巴的进入。
 
  我紧张的看了看小琴,问道:「疼不?」
 
  小琴摇摇头:「不疼!」
 
  我抚摸着小琴的小小的屁股,慢慢的让她放松,我感觉我的龟头握力慢慢变 松的时候,突然一发力鸡巴往里面一挤。顿时感觉鸡巴像戳破了什么的一样,进 去了大半……「啊……疼……大叔,你快拿出来,你快把你的鸡巴拿出来,又要 裂了」小琴大叫着。
 
  我低下头一看,我的鸡巴进去了一半,小琴的逼口紧紧把我的鸡巴的中部卡 住。嫩嫩粉粉的逼口被撑着可以看见血管,但是好像没有要撕裂的迹象。哎!小 琴还是太紧张了。
 
  我解开小琴上衣的扣子,掀到了两边。发现小琴里面居然没穿内衣,只穿着 一件小可爱束身衣。我将束身衣推向上面,露出了小琴可爱的小奶子。小琴的奶 子的确不大,估计只有A杯的样子,由于没有了束身衣的束缚,看上去还是比平 时要大一些。奶子小,奶头却不小,像一颗红枣挺立在奶子上。我低下头,含着 那颗大奶头慢慢吸着……啊……啊……啊……小琴开始不叫疼了,低声的呻吟又 慢慢开始了。当我感觉鸡巴上束缚慢慢的放松的时候,开始慢慢的抽动着我的鸡 巴。慢慢的抽动,慢慢的深入,当我的龟头顶到一处软软的所在的时候,小琴的 呻吟声开始大了起来。
 
  小琴的逼的确太紧了,逼口像条橡皮一样紧紧的箍着我的鸡巴,逼的里面也 很紧但是不深。当我的龟头顶到她的花心的时候,还有五分之一在外面,也许是 由于小琴个子娇小的原因吧。因为每次我都可以顶到小琴的花心,所以小琴的呻 吟声越来越大。当我第三次感觉到小琴的花心喷出热流的时候,我忍不住了,加 快了抽动的频率。啊……终于我的热流和小琴热流在小琴的花心上相遇……我们 躺了一会,各自起来清理自己的下身。
 
  「大叔,你看,呜呜,我下面又流血了。」小琴说到,有点快哭了一样。 
  我打开小琴双腿,不知道是刚被我日过的原因,小琴的逼口虽然看上去仍然 很小,但是比以前大了一些。原来逼口里面有层肉膜的地方好像有了道开口。肉 膜上有着几条血丝顺着我的精液和淫水往外流着。我一愣,难道……我把小琴的 逼又拍了一张照,递给小琴看:「小琴你看,没事,没裂呢,那血估计是里面有 点磨破了吧,一点点没事的。」小琴看着手机:「恩,是没事。啊,大叔,你看 我的洞洞好像比以前大了很多了。」因为前面拍的照也在里面,对比起来很明显, 我一对比发现的确大了很多。突然我发现两张照片可以明显看见里面的肉膜,前 面拍的那张肉膜上只有很小的几个孔洞。后面这张肉膜上却有一条很大的裂痕… …我急忙问道:「小琴,你撕裂的那次,那个的鸡巴有没有进入你的逼里面去, 想我这次日你一样?
 
  小琴歪着脑袋想了会:「笨大叔,肯定没有了,就在那个口口哪里挡住了, 进不去,口口才会撕裂的。」
 
  我又一阵呆滞,难道……难道……小琴的处女膜是我的鸡巴插破了,是我破 了小琴的处女之身……啪啪,小琴在我身上拍了两下:「大叔,发什么呆呢?我 发现我的口口还是很小,还是不大正常。明天我们试试你不帮我添我的逼,你的 鸡巴能不能插进去好不好?我看我正常了没有。」
 
  我还是在刚刚那个问题之中,没有听清楚话就下意识的点点了头。
 
  「好耶!」在小琴的声音我才反应过来。哎,反正也都这样了,也不多这一 次两次吧。看着小琴,我心里有种愧疚……,不过还是不忘了提醒小琴:「记得 买药吃,你年纪还小……」
 
  小琴摆摆手:「你真啰嗦啊,大叔,知道了,毓婷嘛……」
 
  第二天晚上,小琴还是偷偷摸摸的来到我的宿舍,可能是先天的原因,进去 的时候还是有些难度。小琴的逼口像个橡皮圈一样,紧紧的卡着龟头,不让龟头 进入半分,稍稍用力,小琴就喊疼,试了几次,鸡巴才能到底。小琴的阴道也是 短而狭窄,鸡巴进入五分之四的时候就碰到了花心,不能完全进入。阴道的握力 很强,特别是初进入的时候,握得鸡巴都有些生疼的感觉。所以开始是痛苦的, 到后面刚感觉爽的时候,那样紧握感和小琴逼内和花心的颤动感又过于强烈,让 人几分就喷了……剩下的日子,小琴每到周末就找借口,让我试试,顺便帮她治 病。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我也乐在其中。每次日小琴的时候,都在是日处女一样。 哪怕这种日子持续了半年,按理小琴的逼都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鸡巴了,进入的 时候都需要两次,第一次先把龟头卡进入,缓一缓第二次才能全根而入,哦不是 全根,还是有五分之一在外面。难道小琴的逼就是传说中天赋异禀……很怀念跟 小琴做爱的时候,我喜欢舔她的粉蝴蝶,喜欢揉她的小奶子,喜欢她盈盈一握的 小屁股,喜欢她短小而窄的逼……小琴的奶子真的是小,哪怕是我后面不让她穿 束身衣了,穿上了奶罩,并且在我大半年的持续抚摸开发下,也就刚刚到B杯的 规模。不过她的奶子不是平,只是小,是那种坚挺,坚挺的,弹性很足,加上奶 头又大,摸上去很有感觉。
 
  也喜欢她的小屁股,刚好盈盈一掌,喜欢站在地上,把她抱在怀中,双手捧 在她的小屁股,上下抖动着日她的姿势,小琴本身只有150CM,体重也才不 到40KG。抱在怀里日她,有种犯罪的感觉……可惜这种日子才持续了半年多, 小琴就被她的父母叫回广西了,走的时候我刚好休年假,没有去送她……也许是 她怕我伤感才选择在这个时候。每次去车间,看在委培生中没有她的身影,心中 有一点失落……1年半以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接通电话:「喂,你 好!」
 
  「大叔,是我!」电话里传来小琴的声音。
 
  「哦,小琴啊,最近还好不?」我压抑着心中的思念,用平静的语气说着。 
  「大叔,我结婚了!」小琴说。
 
  「哦,结婚了,还顺利不?」我心中有些失落,语气依然平静。
 
  「恩,还好,男孩比我大2岁,爸妈做的介绍,很疼我的。」小琴说。
 
  「哦,那就好,顺利不?」我又问了一句。我知道小琴知道我问的什么。 
  「哦,刚开始不太顺利,他的头头是粗粗圆圆的那种,也没有大叔温柔,进 入的时候又撕裂了,出了很多血……」小琴说:
 
  「啊……」我惊呼一声。
 
  「嘻嘻,知道大叔关心哦,没事。才裂了一点点,我喊疼,他就停了。」小 琴有些高兴。
 
  「哦,那后面呢?」我说。
 
  「后面几次还好挺顺利的,哦,大叔我怀孕了。」小琴有点失落。
 
  「哦,要当妈妈了,多注意一点,这么没见你上QQ了」我说。
 
  「笨大叔,我那QQ早就丢了,你加我新QQ吧……」
 
  跟小琴聊了一会,无非就是让她注意加强营养,个子那么小,以后生小孩会 很痛苦的。后来我也加了小琴的QQ,只是关注着她的动态,空间里有她的结婚 照。小琴倒是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娇小玲珑的,不过胸前好像比以前挺了点。 她老公也是黑黑小小的个子,估计是广西人,虽然我感觉他配不上小琴,不过看 着小琴的眼神中饱含着爱,估计小琴会幸福的。我后来也没怎么跟她聊。既然有 了新的生活,也祝她有自己幸福的生活。
 
  一年以后,小琴的空间动态又更新了,这次是她和小孩的照片,生了个小男 孩长得很想小琴,挺可爱的。生了小孩的小琴身材丰腴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喂 奶的缘故,胸前比以前大得很明显……我慢慢的关注着小琴,不留言,也不主动 Q她,心中的失落也越来越谈……又是一年过去了,那天晚上我正在办公室加班 写个报告,手机响了,一个来自广东深圳的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我接通电话。
 
  「大叔,是我……」电话里传来小琴的声音。
 
  「小琴!你来深圳了?」我说
 
  「嘻嘻,大叔,是的。我来深圳培训了,手机没电了,借这边同事的电话打 的。」小琴俏皮的说。
 
  「哦,挺好的,什么时候回广西去?」我说
 
  「恩,要培训一个星期吧,学这边总厂的新无缝技术。大叔你还在原来那个 厂吗?」小琴说「恩,没有,我换工作了,我现在在深圳的沙井。」我说。 
  「沙井啊!我也在!你在沙井哪里?这周末我们可以休息一天,我去找你!」 小琴兴奋的说。
 
  我犹豫了一下:「我在沙井XX上班,住在沙井XXX。」
 
  「好咧!大叔等我哦」小琴兴奋的挂了电话。
 
  我愣了半天,不知怎么的,脑袋突然又闪现出,那只颤动的粉蝴蝶……这个 周末,我起的很早,去菜市场买了一些时新的蔬菜,就开始在租住的房子里准备 了。10点多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小琴的:「大叔,我到了沙井XXX了,我 在XXX的一个XX超市的对面,你快来接我。」
 
  等我看到小琴时候,感觉有点时空倒流的感觉。小琴还是那只娃娃脸,还是 那对大大的闪亮眼睛,还是那么玲珑的个子,还是那么娇小可爱的样子……「大 叔,你傻了……」小琴调皮的在我眼中挥挥手「哦,我家小琴长大了,走!去大 叔家,大叔跟你做好吃的……」我说。
 
  我做着饭,小琴在一边帮着忙,看着她流口水的样子,我依稀回到了几年前 ……吃完饭,在小琴帮助下收拾好桌子厨房,小琴还顺便翻出了我放了几天衣服 帮我洗了,接着看我的床单也不太干净,也帮我把床上的床单被套全换了洗了, 顺便还拖了一下地。我没有去帮忙,只是坐在傍边静静的看着她做。「哎,小琴 是真长大了,不再是过去那个小丫头,成贤妻良母了。」
 
  小琴做完这些,已经快下午2点半了。昨晚后,小琴在床边坐下,夸张的拍 了拍肚子:「还是大叔做的东西好吃,好饱啊,吃撑了,刚好活动活动。」 
  我看着小琴夸张的动作笑了:「恩,4年没见了,我家小琴还是有变化的。」 
  小琴一愣,顺着我的眼睛看到自己在按着肚子的时候很有规模的胸前,脸一 红,站起身来,娇嗔道:「色大叔……不过我喜欢……」说完,坐到我的腿上, 小嘴吻住了我的嘴唇……在拥吻中,我们的衣服慢慢减少,赤裸而对。小琴的小 嘴也慢慢从我的嘴巴转到胸前,转到下面……当小琴的小嘴吃力的含着我的鸡巴 的时候,我忍不住一声大叫:「啊……啊……」
 
  小琴的嘴很小,刚刚含到我半个鸡巴的时候,我的龟头已经顶到小琴的咽喉 深处。小琴还是那个娇小的小琴,屁股尽管生了小孩,还是盈盈一掌大小。奶子 还是坚挺坚挺的形状,只是比以前大了很多,奶头也不是往日的粉红色,已经变 成深红,证明这些人还是有人在它上面下了功夫的。小琴忘情的吸着我的鸡巴, 有些情动,转过身来趴在我的身上,将她的小屁股对着我的脸,于是我又看到了 那只蝴蝶,只是蝴蝶上方有了一缕俏皮的黑三角,蝴蝶的翅膀也已经带上了岁月 的黑丝带。我凑上去,嘴巴添上了那只蝴蝶,将含在嘴里,还是那个软软丝滑的 感觉……我的舌头也往小琴的逼洞中钻去,果然已经不是当年的小琴了,不复往 日的干涸,那洞洞里如今已经饱含着水分……我的舌头一前一后的伸缩着……啊 ……啊……耳边传来小琴含着我鸡巴的压抑的娇叫。终于小琴受不了,转过身来, 用手扶着我的鸡巴插向了她的逼上……在一下卡顿后,鸡巴全根而入,依然没有 到底,便顶到了花心。
 
  「啊……啊……啊……大叔你的鸡巴太长了,我老公从来没有顶到过这里… …啊……啊……大叔你的鸡巴好长……顶得我好爽啊……」小琴一边娇叫,一边 上下骑动着,坚挺俏皮奶子像一对活跃的精灵一样抖动,逼洞里还是那样短小紧 凑的感觉,只是比以前多了几分滑润,多了几分舒爽……「啊……」在一声长叫 后,小琴逼里熟悉的颤动又来了,一股热流从花心喷涌而出,小琴无力的趴在我 身上……这个时候怎么能停,我站起身来,将小琴抱在怀里,小琴的双手紧紧抱 着我的脖子,我的双捧着小琴的小屁股上下抖动……啊……啊……啊……小琴熟 悉的娇叫声又响起了,不知道小琴比起前丰腴了体重增加了,还是我已经老了, 在一阵紧锣密鼓的抖动后,我的双手居然有些酸了,我将小琴放在床上,让她翻 过身去跪在床头,鸡巴从她身后而入,一下一下用力的往她逼里顶着……啊…… 啊……啊……啊啊啊……在小琴一声高叫之中,我的鸡巴突然突破了小琴的花心, 全根而入,进入了另一处更深邃的所在,而小琴的花心紧紧的卡住我的龟头,那 种感觉让鸡巴上传来一股酸麻的感觉,我感觉抽出来,顿了一会又是用力一顶, 又是全根而入……我像打桩一样,鸡巴用力往小琴的逼里顶着,次次全根而入, 小琴的叫声也越来越高昂,啊啊啊……终于在我一声低呼,小琴一声长叫后,我 的鸡巴的小琴的花心的包裹蠕动之中将精华喷到了小琴花心的最深处……醒来之 后,天已大黑,小琴温柔的舔干净我的鸡巴,也将它添得坚硬如铁……小琴不顾 我对他的奶子和小屁股上下其手,困难的替我和她穿上了衣服:「大叔,我要回 去了,后天就要回广西,留着下次吧!大叔,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大鸡巴……」 在依依不舍中,我送小琴上了公交车……第二天,小琴的空间更新了说说,写得 比较隐晦:还是那种感觉依旧,非一般的感觉依旧……
 
  (全文完!敬请期待系列之三:日在广东之总助萍姐)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1-2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