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导航位置
顶部导航广告2
首页  »  淫荡人妻  »  [风雨情缘](第三部)(28)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28)作者:林笑天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248
 

  第二十八章:美人恩情
 
  泼天大雨中又降下三道惊雷,刺目得让人瞇起双眼。冰凉的雨丝让林风雨遍 体生寒,若说之前把所有希望寄托在玉籍身上,盼能摆脱危机,那么扶语嫣的加 入又让这一线生机全数磨灭。林风雨喉结重重滚了两滚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 「扶语嫣,能否看在昔日的情分上算我求你,放过易落落!至於我,要杀要剐任 由你处置如何?扶风葫芦就在储物戒里,你自行取走便是。」
 
  扶语嫣目光中满是玩味的责备,漫不经心道:「人家不走本宫还能轰走她呀? 再说还有玄机和慕容玉成两位道友在此,求有何用?」
 
  易落落半蹲在林风雨身侧道:「这人为了虚无缥缈的天命和一件宝物,连灭 族仇家都能联手,根本不讲情分的,你又何必作践自己?」伸出双手想要拉起林 风雨,爱郎为了她跪在地上求人,让她心如刀绞。
 
  林风雨倔强地甩开易落落双臂道:「那就算大哥求你,落落,听大哥的话快 走吧。我自己的事情没必要牵扯进来。」
 
  易落落见林风雨不领情,索性在他身边盘膝坐倒道:「那就陪你一起死了, 一了百了万事皆休,省的还要欠你人情,今后恩怨交缠不知怎生得处。」林风雨 已是做好的最坏的打算,易落落却看出形势未必恶劣如斯。玄机与慕容玉成对扶 语嫣充满了警惕,始终和她保持着距离。而玉籍挡在他们两人身前一步也没有挪 动,反而在暗暗蓄势。林风雨一见扶语嫣便斗志全无心丧如死,易落落心中酸意 翻涌不是滋味,却更激起斗志越发冷静地应对当前危局——哼,你害得林大哥被 心魔袭扰,还逼的他放弃所有尊严下跪,就算要死,也得让你这骚狐狸脱层皮下 来。
 
  玄机朝慕容玉成一点头示意,让他戒备扶语嫣动向,朝前两步道:「不劳扶 道友相助,本人自会应付!若是擅自动手,本人只怕刀剑无言一时误伤。玉籍道 友还请让开,本人不想多伤无辜!」
 
  玉籍耸了耸肩笑道:「保林真人一线生机便是保正天阁一线生机,今日之事 迟早要传出去。在下还不想正天阁在蓝剑山庄与百妖国怒火之下化作灰烬,玄机 道友,你说是不是?道友不再三思一番吗?」
 
  玄机又踏前一步道:「开弓岂有回头箭。既如此,便拿道友祭宝!」宽大的 袍袖一展,七柄宝剑从中鱼游而出。
 
  玉籍祭起一面八卦镜道:「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倒行逆施妄想夺天命,岂不 知天命谁属自有神州世界之神钦点,哪是想夺便能夺的?当心触怒天道不得好死!」 
  玄机道:「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如此见识居然与我齐名?」他双手连 弹,七柄宝剑迎风而涨,变成七柄如山巨剑,剑刃上星辰般的光华流转欲滴。七 剑一同朝下重重一斩。
 
  玉籍祭起八卦镜滴溜溜地旋转,光华投影在身周现出一副八卦图形大吼道: 「七星剑为正者之兵,你心术不正我有何惧?」八卦图中艮卦亮起土黄色光芒, 射向七星剑。
 
  二人一时难分高低,扶语嫣拨弄了把鬓边的秀发向易落落道:「易圣女,左 右无事,咱们俩一起收拾了慕容玉成如何?反正本宫与慕容家有仇,你也不想有 个人在这里碍手碍脚。」
 
  慕容玉成脸色一变道:「扶娘娘,当务之急是共同对付林风雨,何故如此?」 
  扶语嫣拨弄秀发的柔荑化作天狐利爪笑道:「本宫改变主意了不成么?」 
  易落落对扶语嫣极是憎恶,不过能少一个对手是一个对手,暂时的合作倒不 是不可以。天魔漱玉琴琴弦颤动,两道音波分进合击向慕容玉成袭去,另有一道 凝而不发留作后手,以防扶语嫣搞什么鬼把戏。
 
  扶语嫣同时出手,天狐利爪撕开空气之声淒厉可怖。
 
  慕容玉成见事不可为,当机立断运起庚金之术身化金人,在音波夹击之前硬 吃了扶语嫣一记狠的,第一时间破空逃去。
 
  扶语嫣拍了拍手掌道:「今日先放你一马!」脚下两个错步贴近玄机与玉籍 道:「玉籍道友也是碍手碍脚,本宫就得罪啦!」说罢祭起彩色缎带向玉籍裹去。 
  玉籍应付玄机已处在下风,扶语嫣的忽然出手让他手忙脚乱顿感不支,八卦 镜被彩色缎带环绕真元流转如陷泥潭,灵光闪动越来越是黯淡。
 
  玄机见有机可趁双掌一合,七星剑四剑头尾相衔做剑刃,一剑做剑柄,另两 件横於左右做剑颚,七合为一!宝剑凌空一斩,化出剑光如飞凤,势不可挡地斩 碎八卦光华,直扑玉籍面门。
 
  玉籍双目圆睁不敢直掠其锋腾身而起,可是扶语嫣玉手一抬,空中四道狐尾 降下迎着他面门一扫。玉籍最强的法宝便是八卦镜,面对威力巨大的天狐一族本 命法宝无能为力。
 
  危急时刻一声娇叱响起,一道紫气凭空出现。紫气化作一柄狰狞魔刀横斩天 狐巨尾——天魔宗圣女的无双天魔诀!
 
  魔刀破空之声如远古魔神的嘶吼,扶语嫣狐尾一顿,灵巧地一个转折避开魔 刀,也停止了对玉籍的袭击。
 
  玄机七星剑势不停连连紧逼,玉籍此前被两人夹击,一口混乱的真元始终无 法理顺,八卦镜难以发挥效用,只能左支右绌一时险象环生。
 
  易落落魔刀逼开扶语嫣,兜头一刀又斩七星剑。
 
  宝剑对魔刀,终究玄机修为高了一筹,魔刀溃散成点点灵光。玉籍大吼一声 喷出本命精血一把抄起,手持八卦镜抵在七星巨剑剑尖。玄机剑眉一掀双掌平推, 七星剑又从一化七组成一道阵法。七剑光芒耀眼刺目环绕着玉籍见缝插针狂攻不 止。
 
  玉籍疲於应付七星剑背心空门大开,扶语嫣狐尾又至!易落落一拍天魔漱玉 琴,这法宝凌空竖立,易落落玉指纷飞化作一团光影,弹奏出琴音高亢激烈。琴 弦颤动间抖落无数道风刃重又汇聚魔刀,压根不理扶语嫣全数袭向玄机。她已看 出扶语嫣修为比起自己还要稍逊半筹,真正致命的是玄机。何况玉籍喷出本命精 血已是强弩之末,此刻已是最后的机会。
 
  玄机双臂一抬召回七星剑如北斗七星排列。玉籍的八卦镜,易落落的风刃须 臾来到,他祭起一面小幡摇动,身周起了一阵狂风飞沙走石,身形瞬间移开十丈 让八卦镜与风刃扑了个空。
 
  扶语嫣天狐巨尾如枝桠叉开,间不容发之际从玉籍身旁擦身而过,甩了道优 雅的弧线照着玄机面门拍落。
 
  玄机冷笑一声道:「来得好!已等你多时了!」七星剑光盘旋相绞,扶语嫣 惨叫一声狐尾鲜血淋漓。剑光如虹旋即扑至,扶语嫣柳眉倒竖化出天狐本相,一 双利爪不闪不避将七星剑全数抓住。
 
  玄机法诀连弹高声道:「自寻死路!」七星剑疯狂颤动一瞬之间便将坚逾法 宝的利爪割得伤痕纍纍. 扶语嫣喷出本命精血在利爪之上,银牙紧咬双爪一合牢 牢握住七星剑,死战不退!
 
  易落落杏眼圆睁连喷两口本命精血,一口喷向天魔漱玉琴,一口喷向身后的 自在修罗女法相。法宝法相威势暴涨,地狱天堂法则之力再现铺开百丈方圆,天 魔漱玉琴奏出大风悲歌,淒厉惨烈。
 
  玄机原本游刃有余大佔上风,却实在想不到两女一同喷出本命精血殊死一搏。 七星剑在扶语嫣爪中不得脱,小幡的遁术神通又被易落落法则之力限制。天魔漱 玉琴音浮现地水火风,黑风中万千利箭,又带着天火之光金蛇万道袭来。
 
  玄机大叫一声祭出各式法宝,却被易落落拚力一击的地水火风中全数化为灰 烬。他全身真元炸起化作一道虹光沖天而起。易落落哪能让他如愿?地水火风衔 尾急追。与此同时玉籍拼尽最后一丝力量祭起八卦镜兜头打来。玉籍强弩之末力 量不大,玄机闪躲不及还是被打了个趔趄。天魔漱玉琴驾驭地水火风即刻赶上, 风火怒号声中玄机四肢只剩右腿完好,一身血肉也去了大半可见嶙峋白骨。他身 受重伤不敢再行恋战,强忍一身剧痛飞空遁走。
 
  易落落紧绷的神经骤然一松,浑身脱力晕迷过去从空中摔落。扶语嫣强忍一 身重创轻轻将她抱住,不防她也已是油尽灯枯之境,竟然接不住苗条的易落落, 两人一同摔倒在地。玉籍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几次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 爬不起来。
 
  林风雨木然看着之前发生的一切,挣扎着连滚带爬挪到二女身边,各式药丸 不要钱似的拿出来喂入她们口中。易落落连喷两口本命精血虚弱至极,服了丹药 依然昏迷不醒。扶语嫣脸色苍白伤势却轻些,服了丹药盘膝打坐起来。林风雨看 她一身伤痕纵横交错惨烈无比,心痛如绞。
 
  定了定心神,又抛了一瓶丹药给玉籍。正天阁大弟子艰难道:「林真人,在 下力尽於此,还请看在今日之事的份上,谅解正天阁这一回!」
 
  林风雨道:「道友恩义牢记在心,正天阁只要不来惹我,我自不会纠缠此事 不放。」这一份人情领得大了,今日若不是玉籍在场全力相助,易落落与扶语嫣 怕是都要陨落。
 
  玉籍长松了一口气,虚弱的脸上露出欣慰之色。林风雨一言九鼎有这份口碑 在,今日喷出本命精血的代价太值了。他拱了拱手略作调息道:「在下已无能为 力,这就先行离去,林真人,保重!」夹在三人中间活像个电灯泡浑身不自在, 何况林风雨与扶语嫣的恩怨修真界传得人尽皆知,接下来还不知是怎样一番景象, 还是赶紧跑路的合适。
 
  过了个把时辰,扶语嫣睁开双目强撑着一手抱起易落落,一手拉起林风雨, 晃晃悠悠地另寻了一处洞穴藏身。林风雨之前也想到怕是有些居心叵测者可能去 而复返,留在当地实在危险,不过之前斩杀南宫明麟耗去了所有的力气,实在无 能为力。
 
  扶语嫣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玩味地左顾右盼,这形势让林风雨难受无比期期 艾艾道:「语嫣姐,今天真是谢谢了!」此刻扶语嫣若要动手,林风雨与易落落 全无抵抗之能,他确信扶语嫣来此不是为了取什么天命。
 
  扶语嫣揶揄道:「怎么?现下不赶我走了?你这没良心的,有了新欢就嫌弃 旧爱。」
 
  林风雨尴尬道:「我实在是猜不透你啊。」
 
  扶语嫣伸出玉指在他额头狠狠一戳道:「没良心,你就是没良心,人家一番 好心好意全给当做驴肝肺。哼,不是说不相信人家吗?你再说呀?再说我就…… 我就……哼,一爪子抓死你的小情人。」
 
  林风雨被说得一身冷汗,连连讨饶:「那次我心魔犯了全然不受控制……不 是……这个……恩……不相信你……」越说越是心虚,实在连狡辩都显无力说不 下去了。另一方面也确实摸不透扶语嫣到底在搞什么,怕是万一惹得她发怒对易 落落下手,那就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扶语嫣调笑的目光中泛起柔情,取出一方丝帕给易落落擦拭脸上的血迹道: 「易圣女真了不起,比我当年可坚强多啦。你莫要太逼迫於她,给她些时间。女 孩子家碰到这种事情真的很难自处的。」
 
  林风雨目光一暗,摇头道:「说什么天命之子,他妈的不就是个灾星么?昔 年已经负了语嫣姐,现下类似的故事又在落落身上。你,这些年还好吗?」 
  扶语嫣淡然地笑笑道:「寄人篱下哪有什么好不好?世事无常啊,易圣女哦, 你说是不是?」
 
  林风雨这才注意到易落落虽是一脸倦容,却已经从入定中醒来。易落落没有 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扶语嫣曲起玉腿双手环抱住道:「你这林大哥是重情分的,昔年曾为了我杀 上庚金山庄,咯咯,真是傻的可爱。这次又为了你下跪求人,啧啧,林真人的膝 盖可金贵得很呢!哎呀,本来我还满得意的,这下反而有些嫉妒了。」
 
  易落落垂下星目,目光中神色极是複杂。
 
  林风雨终於下定了决心问道:「语嫣姐,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
 
  扶语嫣道:「怎么?又怕我逼你讨要扶风葫芦啊?哼,若不是看你被心魔所 扰怕着出事,我着急要回扶风葫芦干什么?」
 
  林风雨哑口无言,之前所思所想全都错了,竟不知怎么接话。
 
  扶语嫣道:「魔岛战后我一直在聚宝集附近,那天你对谷虚道长出手我就看 出有问题,才火急火燎地找你讨回扶风葫芦,怕你心魔难抑。」点了点自己的鼻 子笑道:「狐狸的鼻子很灵的。」
 
  林风雨迷茫了,扶语嫣昔年因家族灭门之事恨上他,又嫁给青丘国主从此恩 断义绝。可现下说的却全是对他内心的关爱!
 
  扶语嫣道:「落落妹子也在,咱俩可是有些同病相怜的。也罢,这些年的事 情我就一股脑儿说给你们俩听听,呵呵,要死也死个明白。」
 
  林风雨稍作顿默问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扶语嫣伸了个懒腰,勉力撑起身子走到洞口眺望天边,似将思绪拉回遥远的 从前道:「当年家族灭门,我心里複杂得很,爱你爱得深,又恨你恨得要死。落 落妹子,咱们的心情可是一样的哦?嘻嘻,人家大小姐脾气偏激了些,忍不住就 怎么看你都不顺眼。恰巧碰到了有苏连城激发天狐血脉,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 只好跟着他回青丘国,躲你一阵子也冷静一下。落落妹子,你是不是也这么想呢?」 
  易落落低声应道:「嗯!」心中已起同病相怜之感。
 
  扶语嫣展颜笑道:「哎呀!终於肯说话了,人家自弹自唱可无聊死了。我的 血脉极佳,当时到了青丘国摈弃一切杂念就知道玩命的修炼。爱上一个男人哪那 么容易忘记呢?回想起来,其实选择去青丘国是为了不拖累你,我在你身边怕是 不剷平庚金山庄你是不会罢休的。拚命地修炼也是知道你这人重情义,迟早有一 天还要去庚金山庄讨还公道,我也想助你一臂之力啊。」
 
  林风雨猛然绷紧了双唇,紧紧握住的拳头死死扣住虎口,扣得生疼。
 
  扶语嫣自顾自地道:「我当时的想法,待报了大仇了了此时,再死皮赖脸我 还是要嫁给你的。无论如何都要!怎奈世事无常,真的好无常……」
 
  扶语嫣陷入沉思,林风雨与易落落同时感受到极度的心酸痛楚。
 
  风起,扶语嫣身上白衣缎带飘飘,带着神秘的幽香。就像这二十余年来被封 闭的秘密。
 
  扶语嫣沉思了一阵,自嘲地道:「青丘国虽小,却也和任何一个种族一样。 有苏不言看上了我的血脉,想要娶我。我抵死不从,我知道他有多厉害,我不怕 他!小风,对不对?就像你知道慕容世家有多厉害,可你也没有害怕。可能是我 命苦吧,在青丘国呆久了就知道些往事,呵呵……」
 
  一段尘封的历史在扶语嫣口中被揭开!
 
  天狐一族三大高手一同通过云雾山谷混沌大阵的考验,带领族人离开建立了 青丘国。妖族在神州极端势弱,有苏氏,扶氏,柏氏便起了冲突。有苏氏想要发 展扩张,扶氏与柏氏则主张固守国土。日久天长,矛盾终於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 最终有苏氏先行发难,将扶氏与柏氏两族高手屠戮殆尽,剩余族人逐出青丘国。 才有了扶语嫣家族落户天南日渐势弱,甚至不得不隐居红尘血脉日渐凋零,最终 屈身在天泉堂之下做了个凡俗门派。而有苏氏也并未讨得好处,青丘国实力大损, 只得闭关锁国休养生息。
 
  扶语嫣道:「小风呀,我知道了这些,你说我该怎么办呢?那时候你已经加 入了蓝剑山庄,可那里毕竟姓南宫不是姓林,慕容世家已让你我透不过气来,还 要去找你帮忙,再惹上个青丘国么?若只是这些也就罢了,债多了不愁,我耐得 住!万万没想到有苏不言和西华魔宗勾结在一起,整个青丘国都在动作,我更想 不到的是,蓝剑山庄与阴阳门被列为大敌高居榜首,青丘国与西华魔宗都在针对 你们呢!」
 
  林风雨目光淒凉道:「所以你嫁给有苏不言?」
 
  扶语嫣笑道:「生气了?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想要保护你,想要保护神州。 天盟对西华魔宗两眼抓瞎一无所知,莫说整个青丘国都在戒严我根本无法动作, 就算去找你,告诉你这一切又有何用?很多事情就算是提防了也没用的!我只好 嫁给有苏不言,有时候牺牲也是一种爱,我是这么想的。」
 
  扶语嫣凝视着举起的双手,终於露出无限哀伤道:「我很顺利,有苏不言成 为国主以来再没有后妃比我更得荣宠。曾以为这双手只为你洗手作羹汤,嗯,你 喜欢吃水煮牛肉。可惜呀,嫁给有苏不言后,这双手却用来在他面前宽衣解带。 呵呵,他宠幸我的次数所有后妃加起来也不如我的次数多。我成了他的宠妃,也 得到了他的一些信任。」
 
  林风雨与易落落再也控制不住,林风雨泪眼滂沱,易落落泪珠滚滚。
 
  扶语嫣又道:「西华魔宗很可怕,远比你们想像的要强大得多,团结得多。 很可惜,这么些年我还是不知道魔尊是谁,他从来都带着面具。」
 
  她豁然转身道:「当时跑去蓝剑山庄见你,讨要扶风葫芦可是冒了很大风险 的。我不得不把戏份演足演好,不让有苏不言起疑心。想不到却让你受了心魔困 扰,哎,人算不如天算。还是世事无常,哪能料到出了这档子事情呢?天命之子 的消息传遍神州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出事,天魔宗招亲我知道你定然要来,所以一 直候在这里!嘻嘻,人家的隐匿之术不错吧?本还想着再过个五六十年该能把他 们摸得更清楚,到时候再回到你身边的。人都要死了,还想什么未来呢?好啦, 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准备好迎接死亡了么?」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1-24更新.